首页 > 自律维权 > 维权知识 > 产妇子宫内留纱布事件调查:是合理还是事故?

产妇子宫内留纱布事件调查:是合理还是事故?
2016-12-22 10:49:52 来源:

    近日,一条产妇生产后,子宫内留纱布的新闻引起大家的关注。家住山东潍坊的徐女士在潍坊妇幼保健医院生产后,称医院把纱布留在子宫内,自己腹痛难忍,并到市卫计委、信访办多部门反映情况,记者第一时间赶到潍坊妇幼保健院进行调查采访。

产妇生产后 子宫内留纱布

    在潍坊市妇幼保健院的产科病房,记者见到了这位徐女士。今年35岁的徐女士在12年前曾经实施剖宫产生育第一个孩子,新生育政策实施后,这一次在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再次剖宫生育第二胎。徐女士说,剖宫手术后,她腹痛难忍,家人曾经带她到潍坊市其他医院B超检查,发现子宫内有异物。

   带着疑问我们找到了潍坊市妇幼保健院的相关负责人。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医务科王彬说,徐女士手术后,医院已经非常清楚告知患者和家属子宫内还存留一块纱布。

    那么,为什么医院在徐女士的子宫内会留下一块纱布?潍坊妇幼保健院副院长修霞说,徐女士是疤痕子宫和前置胎盘,是高危产妇,在手术中出现大出血的状况,所以医院采取了纱布压迫止血的方法。当我们填塞这个纱布之后呢,下段还有出血,其实大夫可以预料到,如果再用结扎缝合的方式就会缝到这个纱布,难以避免,因为已经塞得非常紧了,不留缝隙,当医生结扎这一针的时候,医生心里已经知道有可能会缝到这个纱布,但是如果不缝这一针,病人大出血会切除她的子宫,一个子宫对于一个女性太重要了,所以说我们大夫宁愿选择缝住纱布也要保住子宫。

    医院在采访中表示,在手术第二天拆除纱布时,为了避免挂到的纱布再次伤害子宫,医生就剪断纱布条,余留了一条2厘米左右的纱布条,等子宫收缩好,半个月左右,等可吸收线吸收后,纱布自行脱落,或者医院也可以通过超声引导取出纱布条。

 

    是谁涂改了病情知晓签名?潍坊市妇幼保健院称,对于徐女士病情的处理一切合乎标准,病情及处理措施也告知家属并有家属签名,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病情告知单上的签名被划掉,到底是谁划掉的签名?

 

    山东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医务科 王彬:这是8月29号病人做完手术,因为取纱布条的时候,宫腔里有2厘米这么一段纱布去不出来,取不出来之后,做完手术,大夫就跟病人介绍情况,他们签了个了解病情,这是产妇签的名字,这是产妇爱人签的名字。

    王彬介绍,这个签名从8月29日到9月5日一直完好清晰,医院称“9月5日,患者大姑姐张女士趁医护人员不在时进入医生办公室,私自将产妇病历中知情同意签字划掉损坏”,而在之前的采访中,患者家属张女士否认了涂改病历的行为。

    潍坊市妇幼保健院给记者播放了一段视频,监控显示,她的家属也就是她大姑姐张春梅确实于2016年9月5日13时16分和13时47分,多次进入医生办公室,但并没有拍摄到张女士涂改的画面。然而,就在所有人困惑到底是谁涂改了签字,家属到底知不知情的时候,医院另外一段视频给出了答案。

    在记者的追问下,患者徐女士的丈夫表示,签完字,他们觉得不妥,当时就划掉了签名。也就是说,患者及家属在8月29日当天就知道了子宫内还余留一块纱布。

 

    患者爱人 张华高:我签完了,医院说,还有一块纱布没取出来,我一听不行啊,我就划了。

    对于张先生说的刚签上字就划掉的说法,医院并不认同。

    山东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医务科 王彬:病人家属说,当时发现这个情况,我们给她留了纱布,他不愿意他涂改的,你看我们医生写病历用的都是蓝黑墨水的,这个涂改的地方是黑色的,是用了一个黑色的中性笔,我们医生不用这种笔签字,也不用这种笔写病历,这不可能是当时涂改的。

    不论是否涂改,病人及家属确实在手术后明确知道余留纱布的事实,从手术到记者采访将近60多天的时间,患者徐女士一直住在产科病房,但拒绝医生为她取出纱布,医院表示因为徐女士一家提出了经济赔偿,而这份赔偿单也非常清楚地列出所有明细。

    余留纱布是“合理”还是“事故”

    患者提出赔偿,那么医院采取的急救处理措施到底正不正确,留存的这一块纱布又有什么样的说法,记者带着患者的相关病情说明来到北京协和医院,采访了妇产科专家。

    在看过许女士相关病情后,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万希润教授表示,潍坊妇幼保健院通过纱布压迫和缝扎最快止住患者大出血,保留了患者子宫,抢救医生做了最优选择,而不是切除子宫这样简单的方案。

    记者:潍坊妇幼这样一个处理方式是不是得当?

   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万希润:是这样的,潍坊(妇幼)碰到的这样的情况还是很多见的,这个病人有一个剖宫产史,胎盘的位置又是一个前置的位置,还是很容易大出血的,特别是在宫缩不好的情况下。出现措施我们有很多办法,比如说我们给你结扎血管,使用宫缩剂,这些方法不能完全奏效的情况下,我们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他们(潍坊妇幼)医院采用的,我们叫宫腔填塞,这种方法应该还是很广泛的使用,我们医院也是使用的。

    记者:在填完纱布,发现子宫的下端还有一个地方比较薄,所以又加了一针,可能是加了一针把纱布挂上了,那么这样一个情况,是不是我们在处理病情的时候也会出现?

   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万希润:既然是盲缝,大夫也不是神仙,特别是在止血的情况下,应该缝的比较深,这种情况是难以完全避免的,这种情况并不罕见。出现了呢,特别是对患者心理有很大影响,总觉得有个东西放在那里,对身体的损害到不是有太大的损害,所以说这种状况不算是过错,也不算是失误,是操作的一种并发症,但是对患者心理上还是有一定影响的。

    万希润教授表示,预留的纱布在子宫恢复后可以自行排出,也可以通过超声直视引导取出。

    山东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在一份对外说明中表示:因宫腔内填塞纱布,在缝合子宫过程中出现纱布条挂在缝合线上,医院对此负相应责任。医务处负责人王彬表示,负相应责任是指对产妇后续取纱布,负有相应责任,而不是指医疗事故责任。如果患者有其他要求可以进一步向法院提出申请。

    山东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 修霞:其实事后,如果患者觉得我们有责任也罢还是什么的,可以走任何法律程序,我们就把这个事办完。

    产妇子宫内留纱布事件调查最新进展

    记者了解到的消息,11月6号,徐女士同意将余留在子宫内的纱布取出,目前监测体征正常。但是一方面产妇及家属之前为什么迟迟不同意将纱布取出?另一方面,医院在手术的过程中,是否还有其它的处理方式?对于徐女士这个事件,在当地最终的调查结论出来之前,我们还将持续关注事态的发展。

 

来源:央视网

哪些菠菜公司排名是立博系 弋阳县| 大邑县| 商丘市| 和顺县| 万宁市| 专栏| 保康县| 文山县| 闸北区| 青铜峡市| 西畴县| 东城区| 黄平县| 陵水| 佛学| 汾西县| 靖安县| 增城市| 新晃| 乐安县| 稷山县| 台南县| 罗田县| 长寿区| 海宁市| 深水埗区| 靖江市| 根河市| 泰兴市| 洪洞县| 元朗区| 安多县| 泗水县| 泰安市| 宿州市| 凤凰县| 宁陕县| 新绛县| 台前县| 开平市| 永仁县| 车致| 逊克县| 和林格尔县| 平湖市| 铁岭县| 东源县| 泰宁县| 富民县| 上栗县| 桑日县| 江华| 河间市| 凤翔县| 鸡西市| 青阳县| 通州市| 始兴县| 宜州市| 岳阳县| 东莞市| 方城县| 额尔古纳市| 麻栗坡县| 古田县| 改则县| 定边县| 鞍山市| 玉林市| 康马县| 太白县| 富民县| 洛扎县| 凤阳县| 长治县| 射洪县| 阳城县| 高州市| 区。| 新郑市| 云浮市| 乌海市| 乐清市| 新乡县| 自治县| 余江县| 遂宁市| 普兰店市| 桂林市| 镇赉县| 嘉祥县| 铜山县| 镇安县| 铅山县| 贵港市| 科尔| 伊吾县| 长丰县| 高淳县| 灵寿县| 会宁县| 旺苍县| 泰兴市| 昭苏县| 海安县| 鞍山市| 法库县| 米易县| 承德县| 乌兰察布市| 新邵县| 东阳市| 盐边县| 天台县| 朝阳区| 清丰县| 大悟县| 津南区| 安平县| 蕲春县| 福泉市| 嘉峪关市| 合山市| 通化县| 灵石县| 镇雄县| 大姚县| 汝阳县| 大田县| 海林市| 阜平县| 长治县| 高密市| 高青县| 福州市| 达尔| 安义县|